锐奇广告-专注手机移动端wap流量推广

一个月两家游戏公司被抓,今年赚了100多亿的游戏竟是赌博?

在之前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联合伽马数据发布的《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中,针对棋牌游戏专门进行了数据统计和分析。

 

报告中指出,17年棋牌类游戏实际收入达145.1亿元,在这其中地方性棋牌游戏就占到了112.5亿元,相比去年猛增189%,而全国性棋牌游戏只增长了1.6亿,同比增长仅为4.9%。

 

 

自去年闲徕互娱用8个月近3亿的净利润并作价10亿卖身昆仑万维之后,地方性棋牌俨然已经成为了风口上的那只“猪”。但是身处风口往往意味着存在风险,地方性棋牌也不例外。

 

11月28日浙江温州警方依法查处了运营《龙港麻将》的剑龙公司,并将近50名工作人员抓捕归案,原因正是《龙港麻将》这款游戏涉嫌赌博,剑龙公司作为运营方则是涉嫌开设赌场。

 

 

无独有偶,就在12月19号,辽宁丹东市又破获了一起地方性棋牌游戏涉赌案件,在这起案件中共有130余名犯罪嫌疑人被捕,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就有20余人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这次抓捕行动公安机关已经策划了很长时间,经过大量深入的侦查工作后在11月23日才正式开始了抓捕行动。

 

 

地方性棋牌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连续触碰红线,让人不得不思考,在17年地方性棋牌暴利的背后,难道真是“赌博”这一怪物在推动?正常的地方性棋牌又该如何避免碰到赌博的陷阱呢?

 


地方性棋牌隐藏的赌博基因


 

当初闲徕互娱异军突起,吸引了游戏行业内的众多注意力之时,就有不少人质疑地方性棋牌的模式,或者说是房卡棋牌游戏是否有赌博的性质在内。

 

 

在被昆仑万维收购之前,闲徕互娱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游戏开发公司,当时其主运营的两款游戏《闲来麻将》和《闲来跑胡子》也是籍籍无名。

 

在被上亿的数字冲击眼球之后人们才注意到这个领域,发现原来小区域内主打地方特色的棋牌游戏也能这么赚钱。

 

原因在于,闲徕旗下的游戏并不是开放式在线棋牌游戏,也没有一般手游复杂的推广买量,这些游戏之所以能发展起来,靠的是熟人间的传播和代理。

 

 

想要在《闲来麻将》中开一局游戏,必须有一个人先开房,其他人获取房间号才能加入其中,开房则需要房卡,一张三块钱,可以通过官方渠道和代理渠道进行充值,官方价格固定,代理会便宜一点,能赚到一些差价。

 

很多人在发现地方性棋牌的潜力之后选择去做代理,动辄每月十几万几十万地赚钱,但是这些钱光靠一张房卡一块几毛钱的差价可是赚不回来的。

 

 

那些赚到五位数六位数以上的人民币的代理,几乎全都是赌局的组织者。他们一边低价或免费售卖着房卡,然后再从每局牌局中抽水。

 

例如在闲徕互娱布局的主要地区之一——湖南,当地乡村有一种名为“买码”的赌博活动非常流行,具体的过程是涉赌人员花钱买一个动物,开奖之后如果是这个动物就会20倍返现。

 

而这些组织“买码”的人发现了地方性棋牌的模式后,就将赌博从线下搬到了线上,成为了“代理”。曾经一个棋牌群群主免费提供房卡,每局会抽水5元,一个月就获利上万,这种还是小赌注。

 

 

但在当时,闲徕互娱没有因为涉赌被查封,很大的原因在于闲徕互娱只是在提供游戏工具,而赌资的流动没有在游戏里,都是玩家在牌局结束后通过微信红包等第三方手段进行交易。

 

并且闲徕互娱的游戏不支持独立注册,想要玩只能微信授权登录,在游戏中赌博的人最终还是要在微信进行分数结算、赌资交易等操作,这样在被查的时候,就可以将锅甩到微信身上。

 

当时昆仑万维在回应深交所的相关问题时就表示:《闲来麻将》的模式跟线下出租棋牌室供亲朋好友娱乐的模式性质相同,不存在赌博的性质。

 

 

不过在现实中,棋牌室有人赌博,开棋牌室的老板也是要负责人的。可能在线上这一点适用性不强,但是在闲徕互娱10亿奇迹一年之后,果然有人碰触到了红线。

 


地方性棋牌如何规避赌博风险


 

《龙港麻将》采用的是地方性棋牌游戏常见的房卡模式,购买“钻石”开设房间,玩家通过微信创建或加入房间进行游戏。

 


 

在警方的通报中可以看到剑龙公司在运营《龙港麻将》时有以下行为:通过“微信孵化器”发展代理;由代理组织牌局;赌资与游戏货币相关联;剑龙公司利用赌博抽水获利。

 

由此可见,剑龙公司不仅发展代理时就已经有了赌博的倾向,之后更是通过游戏货币参与到赌博抽水的过程当中。

 

而《约战棋牌》和《龙港麻将》十分相似,运营方也是既与代理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,又参与到了抽水当中。

 

在丹东警方的通报中对此进行了详细说明:

 

 

那么这两起案件综合起来,就基本可以得出判断地方性棋牌涉赌的依据了。

 

在法理层面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的《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二条规定:“以营利为目的,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,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,接受投注的,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‘开设赌场’”

 

 

再结合两起案件中警方通报的重点,可以总结出以下三点判断标准:

 

1、游戏货币能兑换现金:如果玩家在游戏中赢得的游戏货币,可以通过官方渠道兑换为人民币,那么毫无疑问会涉嫌赌博。

 

2、玩家赌博,运营方参与抽水:仅靠售卖游戏货币盈利没问题,但是棋牌运营商对赌局进行抽水,那就是赌博。

 

3、运营与代理关系过密:组织代理,设置分级代理,引导代理发布规则等等,在代理涉嫌赌博行为后,运营必然会被牵连,成为赌博的参与者。

 


结语


 

短短一年多的时间,地方性棋牌市场就已经从蓝海变成了红海,业内竞争无比激烈。

 

很多业内人士表示,地方性棋牌也出现了同质化的问题,不论是游戏模式还是运营模式,几款棋牌游戏换个规则,套上一张房卡就成为了新游戏。

 

 

同时政策开始紧缩,房卡模式因为非常容易碰触赌博红线,很多厂商都开始慢慢放弃,开始寻找新的模式。

 

但是地方性棋牌游戏需要代理的现状不会改变,这类游戏并不适合大范围推广,只能在部分地区进行地推,所以需要通过代理去拉动熟人参与,不过这样赌博的风险就会一直存在。

 

不过很明显的是,随着地方性棋牌行业野蛮生长结束进入冷静期之后,新一轮的行业洗牌已经在酝酿当中。



这轮洗牌的重点就在于:一是游戏玩法能否符合政策,规避赌博红线;二是在游戏模式上能否有新的突破,在有限范围内吸引到更多玩家。


<完>



锐奇供给渠道免费发布

锐奇广告官方网站

锐小奇微信

©版权声明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。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。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推荐

评论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
  • 网址
二维码
评论